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数字经济与AI技术正在放大女性优势,乡村振兴要发挥她力量

时间:03-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201

数字经济与AI技术正在放大女性优势,乡村振兴要发挥她力量

“我们不是普通的农村妇女,而是独立的新时代农村女性,是可以兼顾家庭、工作的独立女性。”3月27日,“乡村振兴与县域发展”专题交流会暨《“她”力量如何推动乡村振兴》研究报告发布会在清华大学举行。来自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的桑淑青在交流会上表示,如今,村里40多位宝妈可以一边照顾开孩子一边工作,基地实现了她们在家门口就业的梦想。桑淑青在交流会上分享自己的故事。会上发布的研究报告《“她”力量如何推动乡村振兴?——以女性比较优势为基础的乡村振兴模式和路径》指出,在数字化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女性正成为县域现代化和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多位专家都赞同这一观点。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李婷举例称,女性的沟通共情等优势在数字经济和AI技术的催化下被放大了,她们可以在农产品直播带货中发挥这些优势。数字经济与AI技术正在放大女性优势,女性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推动力从实际来看,中小城市留守女性比例正在增加。据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乡村女性共2.45亿人,占全国乡村人口的48%,其中本村户籍的女性有2.21亿人,占乡村女性人口的90%。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也在报告发布交流会上表示,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女性是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尤其是随着乡村人口外流,女性成为乡村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在乡村建设、乡村治理和乡村振兴中发挥重要作用。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在报告发布交流会上发言。“女性的优势在数字经济和AI技术的催化下被放大了。比如说女性的沟通能力、表达能力使得她们在农产品直播带货中能够更有感染力去宣扬地方的特产,带动区域化发展。”李婷分析称。在山西平顺,通过系统培训,乡村留守女性、返乡女性可以快速地掌握一门生存的技能,在当地落地了数字示范基地,解决了200多名当地年轻人的就业,其中85%以上是女性。而在农村主播中,女性占比超过60%,电商直播相关就业中乡村妇女更是占到70%,女性顶上了直播电商的“大半边天”。桑淑青就来自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她在交流会上表示,村里40多位宝妈可以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工作,基地实现了她们在家门口就业的梦想。“我们不是普通的农村妇女,而是独立的新时代农村女性,是可以兼顾家庭、工作的独立女性。”山西平顺的留守妇女学习电商直播。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在下降,发挥女性优势要有社会支撑尽管种种现象昭示了一个积极的趋势,但不能忽视的事实是: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正在下降。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副主任赖德胜表示,最近这些年,我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虽然比世界平均水平高,但与早期相比,女性劳动参与率已明显下降。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赵一璋列举的一组数据显示:从过去一段时间来看,中国的女性参与率从72%降到60%左右,现在在60%左右徘徊。在赵一璋看来,虽然数字技术为女性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但不可否认的是,女性作出了更多的妥协。“女性更愿意去接受一些可以灵活安排时间的工作,她付出了更多的情感劳动,她承担了更多的家庭责任。”经过长期的研究观察,赵一璋也发现,与现实空间相比,在虚拟数字空间中,女性受到的言语及非言语的侵犯和冒犯会更多。比如女性主播带货时要付出更多的女性劳动,接受更多的身体规训,她们把自己打扮成观众更喜欢看的样子,她们还会遭受更多外来语言的冒犯,这对很多的年轻主播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困扰。赵一璋认为,如果想要女性继续发挥她的优势,就一定要有社会的支撑。她提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当一个家庭中大部分责任都由女性来承担,她同时还要兼顾就业,这就意味着但凡有一个部分出现问题,就可能会很难持续下去。她强调,让这种模式持续需要依托于更多的社会服务,比如完善的托育体系、养老体系。建立女性合作社等妇女自组织,加强继续教育“如何提高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使她们有更好的机会实现高质量充分就业,是激发女性红利的重要途径,是提高潜在劳动生产率的重要途径,也是促进经济增长和乡村振兴非常重要的激励条件。”赖德胜说。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县域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何晓斌认为,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到乡村建设中。对此,应在县域开展一些发挥女性优势的灵活就业的方式。同时树立男性应该承担平等的家庭责任的观念,建立社区支持网络。为县域女性提供人才支持和资金保障,加强实操性培训,继续推进女性优势产业的发展,进一步强化县域女性的“互联网+”的思维,吸引优秀人才,助力乡村振兴。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院长吴惠芳从组织建设的角度建议称,在新时代背景下,传统的妇联组织需要转型,投身到女性发展和县域发展中去。另外,可以建立包括女性合作社在内的妇女的自组织。“我们在全国各地调研时也看到过各种类型的女性合作社,这些合作社专注女性更擅长的乡村产业,比如刺绣、编织或养殖。”“带货、做客服从根本上来讲是一种语言类的服务,一旦有一天AI发展成为成熟的客服机器人时这些人怎么办。”赵一璋表示,随着技术的更迭,还需要对这些女性继续教育,加强后续培训,让她们把AI当作自己的工具。赵一璋也强调,“恰恰需要社会、企业、政府来承担更多,让这些女性真正在回到乡村之后有自己发展的天地。”采写:南都记者王玮 发自北京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